寒冬醪糟暖

【時間: 2020-12-10 10:14 內江日報】【字號:
資料圖

二十四節氣的大雪已過,天氣越來越寒冷。在這個季節,喝一碗醪糟水,吃一個醪糟蛋,會感覺寒氣頓消,全身溫暖。

我出生在川南一個大煤礦,冬季陰冷潮濕。大人們說,喝了醪糟水能驅寒除濕,吃了醪糟蛋能強身健體,整個冬天都不冷。寒冬里,凡是從深井礦區工作一天回來的當家人,家屬都要給他煮上兩個醪糟蛋。當家人喝了醪糟水,吃了醪糟蛋,疲勞很快得到緩解。

煤礦家屬區的土墻青瓦房,一排排挨得很近,誰家的醪糟香了,很遠都能聞到,其他沒有做醪糟的家庭,不管多困難,也會想方設法弄點糯米或晚稻米做一大缽缽醪糟,給寒冷的冬季升點溫。

我們家的“生活主管”是外婆,她為了讓全家老小在冬季享受醪糟的香甜和溫暖,提前很久就會想辦法弄回幾斤糯米,把碎米篩去(碎米不會丟,做成粑粑煮醪糟),淘洗干凈,用清水泡上一夜,再撈起來裝進甑子,大火蒸熟。然后,把蒸熟的糯米飯倒在事先準備好的大簸箕上攤涼。

騰騰熱氣中,外婆將溫涼的開水灑在攤開的糯米飯上,不時用手背去試溫度,聽她說可以了,我就趕快把洗干凈的土陶缽缽端出來。外婆在缽缽內壁撒一些酒曲粉,然后雙手把糯米飯捧進去,鋪一層糯米飯,撒一撮酒曲粉,糯米飯鋪完了,她就在面上的中心位置做一個漏斗狀的酒窩,用溫開水把裝酒曲粉的碗洗干凈,再把這水澆在酒窩里。最后,把土陶缽缽蓋好,用棉被包裹起來,放在床上靠墻的角落。

那時,我們一家三代七口人,只有三張床、三條被子,用了一條去焐酒,就得三四個人擠一個被窩,晚上脫下來的棉衣,還得蓋在焐酒的缽缽上。外婆會適時伸手進去摸一下,感受里面的溫度,如果覺得溫度低了,她還會把第二條被子也蓋上去。幾天時間過去,在大家的期待中,醪糟香了,滿屋暖意融融。

外婆舀上一大瓢水倒進鍋里燒開,再舀適量的醪糟放進去,把碎米粑粑切成小塊一起煮,放點紅糖或者白糖,煮好后,分舀成七碗。然后,一家老小圍坐在一起,各自端著一碗醪糟粑粑,滿屋都是醪糟的香味。

有一次,我端著香香甜甜的醪糟,幾口就吃完了。外婆見我的饞樣,又把她碗里的分給我吃。后來我竟然醉了,在床上手舞足蹈唱起外婆教的童謠:“喝了醪糟水,小雪大雪都不冷,吃了醪糟粑,小年大年就來啦?!背退?。

中學畢業后,我下鄉到了一個偏遠貧困的小山村,那里不通公路,不通電,不通廣播。在那個“與世隔絕”的寒冷冬季,特別渴望醪糟的甜香和溫暖。

我托人到鎮上買了酒曲,憑著記憶里外婆做醪糟的過程,用生產隊分的晚稻米,泡、蒸、和、焐,一步不落。然后用一個大籮篼,裝滿干谷草,把放了酒曲粉的晚稻米飯缽缽放進去。我還學外婆,白天把被子蓋在上面,晚上把棉衣蓋在上面,時不時伸手去測試一下溫度。在那個冬季最寒冷的時候,我的知青小屋終于醪糟飄香。

“扎雨班”(下雨天不出工)的時候,鄰村的幾個知青來我的小屋相聚,我煮醪糟招待他們,沒有粑粑,就把紅苕去皮切成小顆粒放進去煮,沒有白糖,就放幾顆糖精。朋友們大口喝著紅苕醪糟水,熱火朝天地聊天,忘記了寒冷。

后來,上學、工作,成家生子,不經意間,兒子又有了兒子,我也到了記憶中外婆的年齡。這些年來,每每看見日歷上跳出小雪、大雪節氣,就想著準備一些醪糟,時不時給家人煮一碗熱騰騰的醪糟水驅寒,當然現在不用像以前那樣辛苦地做醪糟了,超市里隨時都能買得到現成的。買回醪糟,可以煮醪糟蛋、醪糟湯圓,大湯圓、小湯圓,紅糖、白糖,任意搭配。

但我還是思念外婆做的碎米粑粑醪糟,思念下鄉時煮的紅苕醪糟水,那難忘的味道告訴我:無論多寒冷的冬季,只要與親友同在,有醪糟共品,就一定是溫暖的。

編輯:林婷靜
記者:羅學婭  
--> ,步强泽步步泽被室明办,开瓣自部自自开瓣体慰,任你碰产超任你爽任